蔡淳佳前10年寻找定位 后10年享受当歌手 – 开云网 | 开云体育买球app下载(中国)官方网站-ios/安卓版/手机APP下载

蔡淳佳前10年寻找定位 后10年享受当歌手 – 开云网

蔡淳佳前10年寻找定位 后10年享受当歌手 | 开云网

她不以为然。“其实我跟90%的人是一样的,每一个行业只有顶尖的5到10%受到瞩目,你们觉得我不顺遂是因为你们拿我跟那5到10%比较。”

蔡淳佳在首张专辑翻唱张信哲的《爱如潮水》,以纯净的嗓音引起注意,无奈之后海蝶发生变动,她回新后,等了三年都没发片。

访问结束后的拍照时间,我看着她一身黑白色系打扮,宽松连身裤搭皮外套,飘逸又带点帅气的感觉,恰恰反映了她柔中带刚的个性。

“那时大概20岁,没什么工作经验,唱片公司老板问,你有没有想法?你要成为怎样的歌手?我心想,我有什么想法?是他们签我的。”

“我受宠若惊,感觉比中Toto还好!原来我可以当歌手,这个想法突然萌芽了。”

蔡淳佳:与其他歌手比较 等于抹杀我的努力

当初签中国大陆公司,没有进军大陆市场的野心吗?“签中国大陆公司是希望收入有保障,我这样说很直接吧!”没想到她这么直率。“当然我把握每一个演出机会,但也不用想那么多,那里多少人真的红起来?突然间红了,两年后不红了,但也赚饱啦!”

“非常歌手训练班”从近2000人当中挑选二三十人参加,最终只有一两人能出道。那一届被选中的,是蔡淳佳和伊雪莉。

19岁时母亲过世,也让蔡淳佳感悟人生很短,所以要把握,不要以后回头看时,留有遗憾。

海蝶要跟蔡淳佳签约并马上发片,但她当时在新加坡理工学院念验光学,还没毕业。

“他们叫我放弃学业,我说不可能。我从小就是一个理智的人,我认为要先把书读完,至少有一个保障。我是误打误撞被选中,所以没有要当明星的冲动,也觉得歌手这条路不容易,如果不成功,我还有后路,我是典型的新加坡人。”

在新加坡的演唱会上,她唱了28首歌。“我真的很享受,这场演出对我意义很大。”

可惜合作了三年,她和公司因理念不同,决定结束关系。“中国大陆变化非常快,公司一开始跟你讲的,之后都无法进行,那就不勉强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就等,而对歌手来说,等待是很恐怖的。那三年,我到国大医院当验光师,等待机会发片。跟海蝶约满后,Music Street来找我,我就签约了,后来Music Street被华纳收购,我变成华纳旗下歌手。”

回首这个阶段,蔡淳佳感叹:“翻唱是公司的安排,好听的我还ok,但一些我自己没有很喜欢的,就有一点‘显’咯。翻唱让很多人认识我的声音,但不知道我是谁;知道我的名字,但对我的印象不深刻。我觉得唱到没有人知道我是谁,意义在哪里?”

请蔡淳佳为自己的20年做一个总结,她说:“前面10年,我用歌曲奠定了我是歌手,这很重要;后面10年,我做了很多不同尝试,像写歌,还演了陈子谦的电影《想入飞飞》,拓展自己很多的可能性。”

蔡淳佳2009年与爱情长跑10年的男友结婚,之后开眼镜店做生意。生活步入另一个阶段,除了歌唱,她也把专注力放到婚姻和生意上,直到2015年才与一家中国大陆公司签约,发了《淳+》EP和《我是我》专辑。

结婚开眼镜店

蔡淳佳坦言第一张专辑的经验,是她歌唱生涯中最不好的回忆,但也同时让她迅速成长。“它让我非常了解人性,公司就是看数字,就是看你红不红才决定要不要贴近你。”

这些歌本来就红,但公司为蔡淳佳打造的“温情歌手”形象不够鲜明,导致她陷入“歌红人不红”的窘况。

“发第一张专辑时,有报道的标题说我愿意露三点!我真的很气!你说夸不夸张,你说我气不气?记者问我愿不愿意露三点,我说当然不愿意啊,而且为什么问这个问题,莫名其妙!结果标题说我愿意!”

2010年,出道的第10年,她跟自己说,够了。“我不否认翻唱让很多人认识我,这些歌至今还是很多人喜欢,但我要进步,不能一直翻唱。当然我也明白公司有公司的考量。”

她决定走出瓶颈,与华纳约满后,在2011年创建自己的音乐厂牌“淳佳音乐工作室”(Joi Music),开始创作歌手的道路。2012年,她自资发行EP《视界观》,里头三首歌曲“Love You”《不透光》《获得》,她都参与了作曲。

催眠自己上台湾节目

2004年,蔡淳佳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《日出》,以一曲翻唱自夏川里美《泪光闪闪》的《陪我看日出》受到瞩目;隔年第三张专辑《有一天我会》,热度不减。

毕业后,蔡淳佳当了一阵子的验光师才与海蝶签约,并到台湾发展。海蝶当时是制作公司,不是唱片公司,必须把歌手签给台湾唱片公司,蔡淳佳因此跟台湾公司进行另一轮试唱。

她说那是一种被丢入大海自己保重的感觉。“虽然觉得很痛苦,但也只能吞,那时候每个新人都是这样。我个性也倔强,既然开始了就不能放弃,而且唱歌是我喜欢的,我没想过有这个机会,那机会来了就要把握。每一份工作都有困难之处,重要的是摆正心态,清楚自己的方向。”

“2006年到2009年,我都有到台湾宣传,但我觉得那里很综艺,不太适合我。上节目玩游戏、装傻、被打,没有机会展现音乐和歌声,对我来说是浪费时间,但不上也不行,公司说须要曝光。我只能催眠自己,不然真的很痛苦。”

这两张唱片,蔡淳佳再次参与作曲,风格不同于以往的柔情似水,多种曲风包括轻摇滚、电音、Pop等,让人眼前一亮,歌词也不再只是治愈系,而是传达她独立洒脱的个性和坚毅的信念。

她感性地说:“我现在真的是歌手,了解当歌手的意义,享受我所做的,前面10年我没有这个感觉。我这10年过得很精彩,也希望因为我很享受,大家看我的演出时也很享受。”

她从不怨天尤人。“能走20年已经没什么可惜的了,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这一行本来就不容易,我是懵懵懂懂地进入,一开始也没有企图心,后来慢慢享受当歌手,经过很多年才清楚当歌手的意义。”

最后问她,会再唱20年吗?她笑说:“会啊,如果我的声音还在,脸没有下垂。”

访问过程中,蔡淳佳侃侃而谈,说到不如意事也心平气和,只有提到有一次被媒体误报,她张大双眼,提高了声调,让我意外看见她的另一面。

听蔡淳佳细数20年音乐生涯点滴,我问她:“会不会觉得这条路并不顺遂?”

得意之时淡然,失意之时泰然;她以这样的心态面对歌唱事业的起落,一路坚持到现在。

去年11月底,蔡淳佳在新达新加坡国际会展中心举行首场个人演唱会“Flow”。适逢出道20年,她感慨地说:“那是一个总结,也是一个开始。”

歌红人不红?

拓展自己的可能性

对于常被拿来与孙燕姿、林俊杰做比较,她直言不公平。“这抹杀了我所有努力。”不过她也豁达地说:“新加坡歌手那么多,但大家很爱拿我来做比较,我谢谢大家,你们是觉得我应该像他们一样。”

懵懵懂懂入行

《陪我看日出》《有一天我会》《依恋》《等一个晴天》《对不起,我爱你》《未知的以后》《隐形纪念》,这些蔡淳佳为人熟悉的歌曲,都是翻唱歌曲,她因此曾被贴上“翻唱歌手”标签。

蔡淳佳的音乐之路,在许多人看来,走得不顺遂,她却不以为然。“能走20年已经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了。”她说。

蔡淳佳强调,从一开始就看得很开,但不代表不争取。对她来说,唱歌的意义是服务大众,绝对不是为了自己。“如果要服务自己,在厕所唱就好啦!如果你专注于自己,是很痛苦的;每天很生气,很快就玩完了。要知道自己为谁服务,清楚目的,才能理性冷静地解决问题。”

蔡淳佳会适时地说不,例如有一次有机会上《康熙来了》,题目是“一片歌手”,她说:“但我不是啊!我很抗拒,就不想上,之后就没有机会再上了。”

“我懵懵懂懂地过关,就开始在木船驻唱。木船很多歌手签署海蝶的大石音乐版权,他们找我一起参加海蝶‘非常歌手训练班’,我本来不想去,因为要报名费,我还是学生嘛,但大家都去,就去咯,没想到被相中。”

媒体之前总觉得她放不开,做访问很拘谨,她解释:“我压力很大,种种经验让我有一点惧怕。我也试过讲笑话,记者却不觉得好笑,因为他们对我的刻板印象是,我不会讲笑话。现在不会了,这10年我成长许多。”

去年,蔡淳佳忙搬家、搬店、开演唱会,暂时没有发片计划。“接下来还是以中国大陆为主要市场,但先让我休息一下。生意、家庭、唱歌,我没有兼顾得很好,有一点透支。”

这两张专辑,蔡淳佳把主力放在本地,直到2006年才带着《等一个晴天(新歌+精选)》重返台湾,之后发行《庆幸拥有蔡淳佳》,还入围台湾金曲奖最佳华语女歌手。

20年前,懵懵懂懂地踏上音乐道路;发了第一张专辑之后,停滞三年没再发片;之后再出发,陷入歌红人不红的窘况;后来签约中国大陆公司,却因理念不合结束合作。

蔡淳佳的音乐故事,从她参加一个大专学府的歌唱比赛说起。她说当时贪好玩报名,虽然没得奖,但获其中一位评审——木船民歌餐厅老板的青睐,请她到木船试唱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唱歌是为了服务大众

她分享在“Flow”之前,在苏州办了在大陆的第一次个唱,时间有点急促,她坦言:“当时我快疯了,因为演唱会之前我还在做其他演出,累到极点。”可是唱完后,她恍然:“我发现这才是我该做的。虽然逼得很紧,但我很享受舞台真正属于自己的感觉。”

与蔡淳佳回顾她的20年歌唱路,我也发现,外表和歌声予人温柔印象的她,其实骨子里有一股倔。

她后来签给台湾新力唱片,发行首张个人专辑《蔡淳佳Joi》,并在台北住了半年。她形容那半年很辛苦。“旧式的教学方式没有面子可言,我语言能力不好,一分钟的自我介绍,支支吾吾,宣传主管立刻站起来开骂,而且在很多人面前。”

蔡淳佳出道20年,音乐道路似乎走得不顺遂,但她坦然面对事业起落,更坦言后10年过得很精彩,享受拥有属于自己的舞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