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抢春运车票软件盛行 被质疑为"合法黄牛" – 开云网 | 开云体育买球app下载(中国)官方网站-ios/安卓版/手机APP下载

代抢春运车票软件盛行 被质疑为“合法黄牛” – 开云网

代抢春运车票软件盛行 被质疑为“合法黄牛” | 开云网

进入互联网时代,五花八门的抢票软件也在春运前纷纷上线,并有加速包、加速豆等抢票服务,宣称在支付不同费用后,可以相应提高抢票成功率,包括携程、去哪儿、艺龙等知名互联网旅游公司,也都推出了自己的刷票软件。

刘金福被指从2017年开始,以每张50至200元的加价倒卖给购票人,非法获利30余万元。他在一审被认定犯倒卖车票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,并处以人民币124万元罚金。

随着春运临近,线上线下各路“黄牛平台”也都开始运作,并且随网络社交平台的兴起,技术手段不断翻新。为打击倒票,中国公安部铁路公安局自本月1日起,开展为期80天的”猎鹰-2020”战役,各地铁警随后纷纷开启这一行动,严打涉及车票的违法活动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抢票软件游走灰色地带

抢票软件的加速包真实有效,抑或只是噱头,尚无定论。同样是有偿服务,通过代购车票赚取差价,个人的抢票倒票行为属违法,而第三方平台则可以在灰色地带合理存在。这一区别一直存在争议,被认为有违公平原则,相关法律应当对此有一个明确统一的认定标准。

由于认为“花钱可能也买不到车票”,刘静怡选择了免收服务费的低速抢票服务。不过排队等待了四天之后,她的回乡车票仍然没有着落,账号一直显示“抢票中”。

尽管已进入互联网抢票时代,但中国铁路春运售票开启数日以来,“一票难求”的现象仍然突出。第三方购票平台针对春运推出的付费代抢车票服务,近年越来越普遍,不过被质疑为“合法黄牛”。

江西青年刘金福“倒卖车票”案件,上月末在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进行二审。据中央电视台报道,这起案件引发春运抢票第三方平台和黄牛差别的争议,刘金福律师为他辩护时称,同样是有偿收费,第三方平台的大面积大规模代购行为,并没有当作犯罪来处理。

为期40天的2020年春运将在下月10日拉开大幕,其中全国铁路预计今年春运发送旅客4.4亿人次,同比增加3257万人次,增长8%。铁路春运售票上周四正式开启,数据显示在第一天就售出逾1256万张车票。

铁路公安局严打违法售票

热门方向的列车依旧“一票难求”,很快就显示售罄。据《天府平台》报道,北京西站往西安、洛阳、太原、郑州、武汉等地的车票销售非常火爆,开卖不到10秒,很多车次车票已显示“候补”。北京站的车票起售不到一分钟,大多数车次也已显示“候补”,仅个别车次尚有少量余票。

在广州工作的刘静怡,计划下月9日搭火车回老家江西赣州。她从上周五开始在同程艺龙软件上订票,因为所选车次无票,她登记了平台的抢票服务。她告诉《十大平台》,该平台的“低速”抢票免收服务费,而从快速到极速、闪电、星速等不同抢票速度,每张火车票分别需要再支付10元(人民币,下同,1.9新元)至40元不等的费用。